被判“馳名商標” TATA木門勝訴侵權案

1796次 2019-10-10 商標維權 商標侵權 馳名商標 

  “TATA櫥柜”是不是“TATA木門”多元化的延伸品牌?TATA木門的回答是:NO!為了讓這個回答令人信服并受到法律保護,TATA木門發起了一場訴訟,指控打出“TATA櫥柜”名號的哈爾濱市呼蘭區寶業裝飾材料商店侵權。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判訣認定“TATA木門已屬馳名商標”,TATA木門針對“TATA櫥柜”的侵權案獲得勝訴。如果對于商標問題有任何疑問,歡迎前來咨詢,我們可以為您提供專業的指導性意見。歡迎關注一品知識產權商標注冊申請

  2019年10月8日,TATA木門副總經理張巖拿著法院判決書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TATA這個馳名商標不是某個機構評定的,而是法院判決認定的,未經TATA木門授權許可,擅自使用TATA商標者,構成侵權,這樣的司法認定,增強了我們商標維權的信心。”

被判“馳名商標” TATA木門勝訴侵權案

  TATA木門被判“馳名商標”

  “馳名商標”并不新鮮,但被人民法院判定為“馳名商標”的卻十分罕見,TATA木門就是這樣一個特例。

  2019年10月8日,張巖向北京商報記者出示的一份判決書中這樣描述“TATA木門”:“TATA木門在市場中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和信譽,被公眾所熟知。根據使用北京闥闥公司涉案第3647006號‘TATA’、第9242066號‘TATA木門’注冊商標的商品的市場份額、銷售區域、利稅,涉案注冊商標的持續使用時間,涉案注冊商標的宣傳方式、持續時間、程度、資金投入和地域范圍,涉案注冊商標享有的市場聲譽等事實,足以認定,在被訴侵犯商標權行為發生時,北京闥闥公司涉案第3647006號‘TATA’、第9242066號‘TATA木門’注冊商標在中國境內已為相關公眾廣為知曉,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四條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馳名商標保護的民事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規定的商標馳名條件,已屬馳名商標。”

  做出這份判決書的是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書對于TATA木門“馳名商標”的認定,依據的正是其中提到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馳名商標保護的民事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規定:“當事人主張商標馳名的,應當根據案件具體情況,提供下列證據,證明被訴侵犯商標權或者不正當競爭行為發生時,其商標已屬馳名:(一)使用該商標的商品的市場份額、銷售區域、利稅等;(二)該商標的持續使用時間;(三)該商標的宣傳或者促銷活動的方式、持續時間、程度、資金投入和地域范圍;(四)該商標曾被作為馳名商標受保護的記錄;(五)該商標享有的市場聲譽;(六)證明該商標已屬馳名的其他事實。”

  “法院根據TATA木門提供的充足證據,判定TATA木門已屬馳名商標,一場涉及侵犯TATA木門商標權的維權案,以TATA木門的完勝而宣告終結。”張巖興奮地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

  “TATA櫥柜”商標被判侵權

  TATA木門的商標維權,針對的是TATA櫥柜。

  最初發現市場上出現“TATA櫥柜”是在2017年11月。TATA木門品牌方北京闥闥同創工貿有限公司(下文簡稱“TATA公司”)注意到,在TATA木門入駐的哈爾濱某家居賣場中另有一家門店,店名上赫然寫著“TATA櫥柜 全屋定制”的字樣,店內陳列的主要產品為櫥柜、玄關柜及衣柜,半成品材料上均印有“TATA”、“TATA全屋定制”的標貼。

  同樣帶著TATA字樣,“TATA櫥柜”是“TATA木門”多元化的延伸品牌嗎?TATA木門的回答是:NO!

  經調查,該店鋪的經營者為劉某,與TATA木門并無任何瓜葛。然而,劉某及他名下的TATA櫥柜也并非無證經營。資料顯示,自2016年起,劉某在第20類“家具”等商品上先后申請了“TATA”、“TATA櫥柜衣柜”、“TATA全屋定制”商標,其中第19054373號“TATA”商標于2017年3月7日在“家具、櫥柜”等商品上獲準注冊。

  “TATA木門根本沒有做櫥柜,但這個‘TATA櫥柜’卻讓人自然而然地與TATA木門聯系在一起,認為是TATA木門的延伸品牌,對TATA木門的品牌和經營都會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因此TATA公司采取了堅決維權的態度。”張巖表示,經過資料收集和證據保全,TATA公司于2018年4月27日向國家商標局針對第19054373號“TATA”商標提起了無效宣告請求,同年10月向黑龍江省哈爾濱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民事侵權訴訟,要求其停止使用“TATA”商標等侵權行為。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判決書顯示,在TATA木門被法院判定為“馳名商標”的同時,劉某及哈爾濱市呼蘭區寶業裝飾材料商店被判定“應立即停止生產、銷售、宣傳推廣使用帶有‘TATA’、‘TATA櫥柜’、‘TATA全屋定制’等標識的商品,賠償TATA木門經濟損失50萬元,并在《生活報》上刊登消除影響的啟事”。

  打擊商標惡意注冊

  TATA木門通過法律途徑讓TATA櫥柜的侵權行為得到制止,對于司空見慣的商標惡意注冊是一次有力的打擊。

  調查發現,劉某除了注冊“TATA”商標以外,還申請了“圣象集成吊頂”、“箭牌集成吊頂”等知名家居品牌作為商標,惡意注冊后傍名牌的意圖十分明顯。

  對于認定的商標侵權行為,侵權方不僅不能再使用這個商標,而且可能面臨經濟處罰。近期家居行業幾起成功的維權案就是典型例證:2018年7月23日,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就美克家居起訴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做出判決,東莞雅思家具有限公司、徐州美克馬丁家具有限公司及蘇州相城經濟開發區雷克蒙頓家具經營部共需賠償美克家居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304萬元;2019年4月8日,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夢天家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訴“江山夢天”商標侵權案件塵埃落定,“浙江夢凱家居有限公司”及“姜開亮”因侵犯“夢天”商標被判罰208.58萬元;2019年6月,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宣判,湖南雅努斯家居有限公司、湖南新傳工貿有限公司等侵犯了索菲亞家居股份有限公司的商標權,并向其賠償經濟損失800萬元。

  在人民法院宣判TATA木門為“馳名商標”之后,劉某不僅不能再使用TATA商標進行運營,而且面臨經濟處罰。“即使是使用注冊商標,也有可能構成商標侵權。”集佳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知識產權顧問陳靜表示,TATA木門維權成功更大的意義在于,讓已經注冊、涉及侵權的商標也無處遁形,“現在‘TATA櫥柜’商標已被無償轉讓至TATA木門旗下,這將使惡意注冊商標的生存空間變得更加困難”。

  對于TATA木門來說,打掉了TATA櫥柜并不等于從此TATA商標在市場上獲得了一片凈土,但無論誰想通過惡意注冊TATA商標謀利,都得不到法律保護,正如張巖所說,“TATA公司將堅決打擊傍名牌現象,維護品牌權益,與侵權商標戰斗到底”。

上一篇: 擅用“螞蜂窩自由行”商標,這家公司被判賠10余萬! 下一篇: 小米申請注冊MI CLOUD等多個商標遭駁回,一審仍告敗

廈門一品微客知識產權服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9 www.kreleh.live 閩ICP備12024801號

nba